联系我们

福州交通事故律师

律师姓名:杨夏冬点击我咨询律师
联系电话:13859088283
电子邮箱:lawyxd@126.com
执业证号:13501201110705507
所属律所:福建元一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福州市鼓屏路192号山海大厦四层(省政府对面)福建元一律师事务所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被告应诉好意同乘的代理词
 
被告应诉好意同乘的代理词
信息来源:福州交通事故律师网     作者:杨夏冬律师    发表日期:2018/10/30 21:37:17

XX诉XX机动车交通事故
一审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本文章由福州交通事故律师杨夏冬整理,如有问题可联系。


福建元一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xxx的委托,指派杨夏冬律师、傅爱停实习律师担任其与xxxx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代理人,代理人现就本案的相关事实和适用法律问题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本案属于好意同乘,依法应当减轻XX至少50%的赔偿责任。
通过被告提交的录音资料可以证实本案被告xx在与朋友xx等一行人在外玩耍的过程中,接到xxxx电话要求其载自己前往生活区吃饭,XXxx接送XX的行为属于好意同乘,依法应当酌情减轻其至少50%的赔偿责任。
目前,因好意施惠关系而引发法律纠纷在现实生活中大量存在于好意同乘中,因我国对好意同乘没有明文规定,迫于审判的需要,有关地方法院出台了关于审理交通事故的相关规定。如xx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二十四条无偿搭乘他人机动车,因该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受到损害的,应当酌情减轻机动车方的赔偿责任。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一)机动车方基于经营目的提供无偿搭乘的;(二)受害人按照规定免票的。参照上述规定,被告xxx系出于好意,无偿让xx搭乘自己所驾驶的车辆,因在搭乘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应当酌情减轻xx一方50%的赔偿责任。
二、原告过错明显,理应减轻被告的赔偿责任
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51条规定:“摩托车驾驶人及乘坐人员应当按规定戴安全头盔。”本案原告没有按规定戴安全头盔,同样具有违法行为。而原告的违法行为与其头部的受伤程度具有因果关系。故此原告过错明显,理应减轻被告的赔偿责任。而且原告明知被告是残疾人员,残疾人员驾驶车辆本身就是违规的,原告还电话叫被告前去接她,原告本身就存在过错。
三、原告主张的赔偿金额明显超过相关规定,请求法庭依法驳回其不合理部分的赔偿请求。
医疗费,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9条第一款的规定:“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因原告未提供病历资料,无法确定原告所产生医疗费情况,故原告诉请的医疗费用由法院依法查明。而且对外购药品均没有医生的处方单,因此对外购药不应当支持。
残疾赔偿金,被告对原告的伤残等级、护理依赖程度及护理人数存在异议,首先原告提交的福建xxx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系原告单方委托,鉴定程序违法,内容缺乏真实性、客观性,鉴定依据不足,致使最后鉴定意见(结论)明显依据不足,缺乏说服力,该鉴定报告的结论不应当予以采纳。
其次,鉴定机构于2018年5月21日受理了原告母亲的申请,对被鉴定人xx进行鉴定,依据相关法律规定,鉴定机构出具鉴定报告的期限为受理之日起30日内,鉴定机构于2018年5月23日便出具了鉴定报告,耗时仅两天,鉴定过程草率,出具鉴定结论时没有持审慎态度,故该鉴定报告不应采纳。
最后,在鉴定报告第三页分析说明部分,对被鉴定人各项评定分值的结论,该结论应当由精神卫生中心进行评定,因鉴定机构没有资质对被鉴定人的精神状况进行鉴定,故该鉴定报告结论依法不应当被采纳。
护理费,原告诉请虚高,通过原告提交的证据资料可知,截至2018年6月14日,原告住院天数为86天。原告住院期间于2018年5月21日委托鉴定机构对护理依赖程度及护理期限进行鉴定,鉴定机构于2018年5月23日出具鉴定报告,鉴定结论为原告的护理期限为20年,故鉴定报告出具的XX即为原告计算护理期限的起始XX。为避免重复计算护理费,原告住院期间的护理费应当计算至2018年5月23日。
原告提交的住院期间产生相关护理费发票上的金额亦存在虚高,依据相关法律规定,住院期间的护理费应当以护理人员的误工费进行计算,原告未提供护理人员的收入情况,因此应当参照福建省上一年度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职工平均工资标准计算住院期间护理费。
出院后的护理费,依据福州市中院的审判指导意见,处于植物生存状态的受害人,其出院后的护理期,可根据受害人的年龄、健康状况,予以认定在3年左右为宜,且护理人员应当以一人计算,每天按80元计算。
营养费,原告在第一次起诉时已向法院诉请营养费,该项目亦得到人民法院的支持,故该项目属重复诉请,依法应当不予支持。
住院伙食补助费,应当以原告实际住院天数并参照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原告住院86天,被告认可按照每天30元的标准计算住院伙食补助费。
精神损害赔偿金,本案当中原告对自己的伤情亦存在一定过错,在明知被告xxx为残疾人时,仍主动要求搭乘其所驾驶的车辆,故精神损害赔偿金的计算应当做相应的扣减。
交通费,原告未提供交通费的支付凭证,无法证实其交通费的产生,故该项目由法院酌情予以认定。
鉴定费,并非本起事故的直接损失,故该费用不应由被告承担。
生活用品费、辅助器具费,无医嘱及相关处方单,系间接损失,依法不应当由被告承担赔偿责任。
药品费用,原告部分外购药品无医嘱及处方单,系原告自行购买,且部分发票无付款人信息,无法证明是用于治疗与交通事故有关的伤情,依法应当不予认可 。对部分有医嘱的外购药品即原告分别于2018年4月8日、2018年4月29日共计购入的40支单唾液算四己糖神经节苷脂钠注射液,医嘱出具的XX为2018年3月30日,根据医嘱,原告仅需5支单唾液算四己糖神经节苷脂钠注射液,与原告发票上的购买XX及数量不一致,因该药品价格较高,故对原告超出医嘱所购药品产生的费用应当予以剔除。
陪护人员租房收据,原告仅提交收款收据,未提交正规发票及相应租赁合同、出租人身份信息、转账凭证等 ,无法证明该笔费用的实际支出,被告对该笔费用不予认可,且该笔费用并不是交通事故所造成的直接损失,主张没有法律依据,依法不应予以支持。
以上代理意见望法庭充分考虑,并依法作出公正判决。
代理人:
年  月  日